lol 押注平台哪个靠谱

平台注册

体育

第三重挑战来自于需求端。即使体育产业复工,复工后健身或掌握运动技能是否仍然位居消费者优先满足的需求前列尚且存疑。在长时期缺乏互动之后,体育服务业提供者能否继续维持与消费者的联系,体育运动氛围能否得到保持甚至推进,成为体育产业在疫情中与复工后始终需要关注的问题。
从体育行业发展形势来看,我国体育产业处新兴阶段,还在起步当中,大多数体育企业风险抵抗力不足,而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爆发,隔离防控措施大幅削减居民线下消费需求,使传统体育服务产业受到严重冲击;体育服饰类品牌产业中断,经济受挫。此外在疫情期间,社会群众的体育需求急剧增加,同时也反映了未来体育产业发展走向,其中哑铃、拉力器、瑜伽垫等健身产品网络线上销量分别增加60%、109%和150%。
全民健身我们在行动全国活动办公室主任刘宏表示,“建设体育强国”首次出现在国家五年规划中,对体育事业、体育产业发展提出更高要求,也是体育发展的必然。未来5年,建设体育强国理念将成为中国体育发展的澎湃动力,推动体育事业、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构建体育产业发展的新格局。
2020年8月,青岛入选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首批40个国家体育消费试点城市,这既是对青岛体育产业、市场规模的认可,也是对青岛体育谋划未来能力的考验。市体育局体育产业处相关负责人表示,青岛持续加大资金投入、不断完善健身环境,市民体育消费需求水涨船高。为保证消费者合法权益,今年6月,市体育局联合李沧区人民法院建立体育消费纠纷巡回法庭,截至目前已处理30馀起纠纷;市体育局成立青岛市体育产业诚信联盟,为广大市民选择放心的健身消费机构和场所提供帮助。下一步,市体育局还将发力建设体育研发制造中心,依托本地资源完成体育产业从“制造”到“智造”的转变。
为克服疫情对体育产业的不利影响,减轻企业运营压力,提振企业发展信心,市体育局还以开展体育消费季活动为契机,对全市体育健身场馆、体育商品制造业公司等体育产业公司进行了线上推介。目前,已经促成多家企业达成合作意向,2家企业已开展了深度合作。
彭维勇在发布会上也提到,此次疫情确实带来了机遇,催生了体育产业的一大热点,就是线上与线下的融合,这一趋势在体育培训、健身休闲、场馆服务等业态中尤为明显,线上培训、直播健身等新模式快速发展。这些新业态、新模式、新消费的不断增长对体育产业的发展一定会有更大促进作用。
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成为名副其实的体育“真空期”:3月,备受瞩目的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举办;此后,伴随国内外各大联赛、杯赛的延期或取消,彻底击碎了体育产业对“丰收年”的美好预期。据统计,今年年初以来,全球因疫情被迫取消的体育赛事数量近2万场,体育赞助支出由2019年的461亿美元下降至172至289亿美元,同比下降约37%。与此同时,长期的居家隔离、停工停产,严重影响体育用品零售业、体育培训业和健身业的线下经营,使疫情后已然面临困境的体育产业恢复与突破雪上加霜。
从最初的体育场馆网上预订、运动装备线上购,到后来的远程学习健身课、线上健身指导,再到现在的运动数据管理、运动社区构建……近年来,大众参与体育、享受体育的形式越来越丰富丰富,互联网+体验、智能+体育日益深入人们生活,也有力助推着体育产业的蓬勃发展。
据了解,“你健身,我买单”活动第二期正在紧张筹备中,计划于8月正式启动。青岛市体育局将与青岛市体育资源及IP交易平台、部分金融机构等第三方平台合作,将健身消费、体育资源交易、体育服务、体育器材销售等体育消费纳入活动中,扩大活动范围,开展后消费季活动,持续推动体育消费升级,不断增强体育经济活力。
经历2020年上半年的洗礼,体育产业由危机走向复苏,又在重塑过程中探明未来发展的全新方向。后疫情时代,体育再次成为热议话题,社区运动与全民健身在当今,早已不仅关涉个体生活方式的选择,更体现出疫情之后,我们对“人”的关注与对生命的重新思考。
从最初的体育场馆网上预订、运动装备线上购,到后来的远程学习健身课、线上健身指导,再到现在的运动数据管理、运动社区构建……近年来,大众参与体育、享受体育的形式越来越丰富丰富,互联网+体验、智能+体育日益深入人们生活,也有力助推着体育产业的蓬勃发展。
疫情来临,智能化体育大数据健身成为新的体育产业模式,云端体育休闲也表征着中国体育大数据领域逐步进入智能化时代,专业化领域正在逐渐延伸到大众健身领域,通过智能设备的穿戴、手机APP的下载实现自身监管的目的。合理把控自身体育锻炼强度,制定符合自我的体育健身计划,在新冠疫情这一催化剂下,体育产业与互联网关系更加密切,更多的体育产业融入互联网之中。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健身市场在体育大数据智能化的推动下,会有更加广阔的发展契机。到2020年,中国的体育人口将达到4.35亿人,体育消费总规模达1.5万亿元等,郭信甫在采访中预测,中国市场未来绝对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大数据健身智能化市场。
放眼中原大地,健身蔚然成风。在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的过程中,群众体育的发展必不可少。然而,我省现有体育产业规模小、产品门类少、缺少龙头企业和知名品牌,体育产品供给质量有待提升;体育服务业发展滞后,体育产业与文化、旅游、康养、休闲等产业融合发展还有待加强。
对于未来北京市体育产业规模扩大的问题,北京市体育局方面表示,未来北京市将加强体育与旅游、文化等业态的融合发展。以健身休闲、体育赛事为载体,推进“体育+旅游”、“体育+文化”、“体育+休闲”、“体育+民宿”的融合发展,提升相关业态的体育特色,扩大体育消费的黏性和宽度。
线上体育的火热和健身热情的释放,带动体育消费的增长、驱动体育产业发展。疫情之下,体育消费呈现强劲增长态势,凸显出巨大的市场潜力和空间。
此次历经半个月的调研活动,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前亚运时代,杭州都市体育产业最美的风景,也让我们看到了杭州体育产业蓬勃发展的姿态,从单一的体育场馆到体育综合体,再从健身行业再到新潮体育,无不彰显着前亚运时代,杭州体育产业的活力。作为一座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城市,“一站式服务体验”早已融入这座城市的血液中,智慧,新潮,科技也正在融入体育产业的发展浪潮中,我们有理由相信,借助2022杭州亚运会的东风,杭州体育产业乃至浙江体育产业将会飞的更高。
在不少经营者看来,新冠疫情对体育产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以线下实体零售门店经营为主体的体育用品制造业,一度因缺乏客流大范围停业;包括全国冬季运动会、中超和CBA足篮两大联赛在内的全部国内国际赛事均因疫情被叫停,竞赛表演业失去票务、赞助、广告等多个环节的收入来源;体育培训与健身业无法继续开展服务,场地租金、人员工资等固定支出便成为经营者无力承受的负担。
3月,为支持体育企业积极应对疫情影响,平稳渡过难关,江苏省体育局出台“体育产业15条”,其中,提出“尽快下达已立项总额1.85亿元的省体育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启动开展2020年省体育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项目申报工作”“省体育局系统已纳入2020年度预算且年内确定开展的体育赛事、体育活动、体育培训等购买服务及器材采购事项,首付款支付比例提高至60%”等有力措施,促进体育产业健康稳步发展,提振体育消费市场。
在王雪莉看来,疫情对体育产业的冲击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首先,无论赛事承办还是健身培训,体育行业往往需要较大面积的场馆和大量专业运动设施,健身培训类企业资产较重,固定支出多,丧失稳定客源意味着企业现金流短缺、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很难维系经营。